梁美芬:将西方政治制度强加于港或招致灾难

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周四(23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期间,举办「关于香港局势」边会主题视频宣介会,主题关注香港特区完善选举制度等。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等均有发言。 梁美芬指出,近年政治制度出现漏洞,激进分子进入议会后任意叫嚣,「将议会变成市场」,又阻止民生议案通过。她说香港以法治引以为傲,但却突然变成无法无天,对此感到痛心,形容法治才是面对困难所需要的东西。她说,将西方政治制度强加于香港,就像强迫惯穿细码的女性穿加大码衣服,会造成水土不服,更可能招致灾难。她举例指,阿富汗就是最近期的例子,强调政治制度更重要是看它是否适合一个地方的民情。而香港正参与国家「十四五」规划,有信心会迎来光明的将来。 邓炳强表示,2019年发生的暴力事件,是有人鼓励年轻人使用暴力,包括有已经订立国安法的国家,反指摘香港设立国安法,他批评是双重标准。他强调,香港国安法、完善选举制度等措施,令2021年的香港社会回复秩序,并认为维持长期稳定对香港发展有利。 新民党的何敬康表示,国安法并没有削弱香港人的人权自由,而是维持社会稳定。他引述特首林郑月娥所说,国安法只是针对一小部分人,而选举改制是要完善制度,如不承认中央统治,自然没有资格参选。他说,在疫情之下,香港仍然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外国大行仍在香港招聘,足以证明商界并不害怕新措施。 香港菁英会现届主席凌俊杰则说,香港是中国与国际沟通与联系的桥梁,亦是国际金融中心,市场高效、社会稳定,2019年的修例事件引起暴乱,因此要推出国安法来稳定秩序,经过一年之后已见成效。他认为香港是商界的乐土,在「十四五」规划之下大有发展空间,年轻人在科技行业有前景,而大湾区亦提供大量机遇。  

梁美芬:大律师公会自断米路律师会勿步后尘

律师会一旦「变天」走向政治化,很有机会步上大律师公会的后尘。本身是大律师的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认为,大律师公会和律师会作为专业团体,绝不应该带有颜色和政治立场。如今大律师公会变质,成为反中政治团体,已损害了与内地关系,令大律师行业发展空间非常狭窄,绝对可谓失职。她奉劝律师会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否则等同走上绝路。 香港大律师公会为本港唯一的法定大律师专业团体,宗旨在「维持大律师专业的尊严及独立性,改善香港司法的执行,订明大律师专业、纪律及操守之守则,以及促进法律专业人员的互相了解及良好关系」。过往公会与内地一直保持交往,不时会到北京与中央官员会面,亦与北京大学合办过法律课程。 戴启思任主席后与北京断绝往来 不过,自从2018年底,有「人权大状」之称的资深大律师戴启思,击败争取连任的原主席林定国后,大律师公会与北京旋即「断交」,过去公会已有3年未曾访京,与北京大学合办的课程亦停办。今年1月,同属「人权大状」的夏博义接任主席,由于夏过往立场更加「深黄」,令该会与内地的关系进一步处于冰河期。 香港大律师公会前主席谭允芝早前出席一个法律论坛时曾提到,大律师公会曾与内地关系不错,但自2018年起,与内地已经没有联系,大律师要发展就要单打独斗,希望律师会勿步公会后尘。 梁美芬:错失庞大内地法律市场 梁美芬认为,大律师公会近年在政治上走得很前,自2003年廿三条立法、2014年占中至2019年反修例冲击等,表达意见时往往「靠边站」,慢慢变得像政治团体,破坏了大律师在法律界和社会大众心目中公平、公正的形象。 梁美芬相信,大律师公会与内地交恶,结果是「自断米路」,令行业发展非常狭窄,差不多只局限于香港的诉讼岗位:「你够工作做当然没问题,但香港大律师行业竞争激烈,很多时一些大案件,只集中于个别几位有经验的资深大律师手中。外人以为(做大律师)很风光,但原来很大部分年纪较轻的大律师,未必有足够工作做。」 大律师公会断同业前路等同失职 梁美芬表示,本来内地市场对香港大律师是非常好的支援点,在国家走向全球化后,相当重视「普通法」的服务:「尤其是现在大湾区,容许香港律师参与部分牵涉『普通法』的法庭审讯,或者在一些专案里面,会邀请一些熟悉『普通法』的香港专才过去协助。」港人享有两文三语优势,既可以帮外国企业到内地做法律工作,亦可以让内地企业透过香港「走出去」,本来是非常好的发展机会,但可惜这条路被大律师公会断了,公会其实等同失职。 法律专业不应划分颜色 梁美芬认为法律专业不应该分颜色:「我们有个专业守则,任何人来找我们打官司都要接案,每个人都有律师代表的权利。」大律师公会本应要更准确地拿捏「一国两制」,但却超越了中央「红线」,处理不到中央与地方关系,找不到平衡点。 她衷心奉劝律师会不要重蹈大律师公会的覆辙:「每位律师会的成员都应汲取大律师公会的教训,真的不要想歪一边,纯粹用政治颜色投票,将律师会变成另一个政治团体。今时今日这是一条绝路,只会害了香港律师会的成员。」 《人民日报》本月(8月)14日发表评论文章,提醒律师会会员,指月尾改选是关键抉择,如果对会员负责就应该选择「搞专业不搞政治」,又指大律师公会已沦为「过街老鼠」,今后在香港溃败已是确定之数。 (来源:坚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