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耀宗:双普选承诺不变 惟须令中央放心

昨日(8月31日)对于香港民主发展而言,是个「特别」的日子。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下「8.31决定」,就普选行政长官方式一锤定音,但不为民主派接受,随后引发79日占领事件,翌年政改方案遭否决。经历2019年以来连串政治风波,中央放弃过往政改「五部曲」,直接出手「完善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在后国安法、新选举制度即将展开的今天,到底港人应如何看待未来的政制发展?未来香港民主路又将如何? 全国人大常委、基本法草委之一谭耀宗接受《香港01》专访时坦言,由于过去20年来香港民主发展走上一条歪路,中央的善意遭人践踏,有必要先拨乱反正,促进「良政善治」。他强调,《基本法》对双普选的承诺始终未变,但新选举制度需先运行一段时间,待「中央放心」过后,自有条件再谈政改。他明言,「爱国者治港」的原则不会改变,未来实现普选后,相关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如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等,需要继续存在。 公民社会与民主路系列之二。 「一国两制都破坏了还怎么实现民主?」 在今日香港谈「民主路」,似乎已有点「明日黄花」的感觉。事关过去两年香港经历政治动荡后,中央先后出重手制订《港区国安法》,社会政治气氛高压;在新选举制度下,民主派参选门槛大幅提高。 只不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至今仍然存在;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今年3月表示,原附件一、附件二的「政改五部曲」不再适用,但中央对于「双普选」目标「没有任何改变」;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亦明确指,《基本法》第45条、第68条没有改过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普选目标不变。 谭耀宗指,完善选举制度的基本目的,是将香港政制发展放回健康发展轨道,提到回归廿多年来中央极力支持香港民主制度发展,于2004、2007、2010、2014年先后作过4次决定,为香港一步步达至《基本法》目标定下基础,「只可惜,这番诚意受到一些人的破坏,特别当人大宣布『8.31决定』时,受到他们(反对派)的践踏,要求撤回这个决定,更加发生79日的占领事件。」 随后几年内,政治体制不断受到冲击,2019年修例风波后法治荡然无存,更有人试图利用选举制度的漏洞「夺取管治权」,谭耀宗反问:「回归以来原有的模式出现明显的弊病,之前的歪路愈走愈远,一国两制都受到破坏,那还怎么实现民主呢?《国安法》和完善选举制度,就是针对以往问题出现的恶果,加以纠正。」他引述港澳办主任夏宝龙7月的发言「我们期盼那时的香港,民主制度有更大进步,法治更加完备,权利和自由有更充分的保障」,足见中央官员十分支持香港民主制度发展。 指确保全面管治权人大自有新决定 承上,谭耀宗提到新选举制度下,未来半年有3场重要选举,现时只是起步阶段,至起码要先完成来届的选举,让新制度实践一段时间:「先让(新制度的)效果出来了,强调好『爱国者治港』原则,选出来的人都是支持一国两制、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维护国家安全、主权及发展利益,同心同德为特区和国家做事,那中央就可以放心。中央从来都会按着香港人的意见诉求,逐步推动政制的发展,只是以往这些诚意被人践踏。日后全面管治权确保好了,人大自然会作新的规定,让制度健康理性地发展下去。」 他强调,一人一票普选不会即时解决所有问题,最重要的是促使政府的政策措施,永远从人民的利益出发,以及做实事、解决社会矛盾,简言之就是「良政善治」。他慨叹,香港过往放太多注意力在政治斗争方面,官员每日要烦恼的,是想办法和反对派周旋,希望这些情况日后不再出现。 料双普选后资审会审核继续存在:无执行机制始终会出事 在前述背景下,谭耀宗明言如未来香港实现民主普选,现时的一些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依然会继续存在,「很多时我们都需要一些制度、机制,才可执行一些重要原则。有些原则,《基本法》包含在内,不是新事物,但没有执行机制,终究也会『出事』。有了这些机制,就可防止有人借选举破坏一国两制,瘫痪特区政府,这是不能容许的。」 被问到是否意味资格审查委员会、国安委参与评核候选人资格将继续存在,谭耀宗说:「我们一定要这样考虑,正如就算没有人犯法,也不代表我们不需要法律,总要有个执行机制,防止类似事情发生。正如23条,以前有人认为没了也无问题,但最后发现长远来说还是会有人乘虚而入。所以这些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一定要继续存在,制度才得以完备、做到防范效果。」 冀选委会界别议员凡事以大局为先不受制肘 提到「良政善治」,这自然是所有人对政府施政的理想。不过现实困难在于,即使不涉政治争议,建制派对于民生政策也会有不同意见,尤其立法会功能界别涉及众多业界利益,一些触及商界利益但有利民生的政策最终都受到阻碍,如一手楼空置税触礁收场,消费者冷静期、美容业监管等等,皆讨论多年无实质进展。 谭耀宗相信在完善选举制度后,以上情况可有改善,因新制度下立法会有40席由选举委员会产生,在「量变带动质变」下,可更加从香港大局出发考虑政策:「对于政府政策,社会有不同意见是很自然的,以往因政治目的被故意拖延是另一回事。直选议员对地区问题特别关注、功能界别因紧张业界利益,往往造成一些争拗。完善选举制度后,有40席经选委会产生,我希望他们可多从大局出发,不一定要被地区或界别意见影响太多。」 过往两年香港社会撕裂情况空前,不止民主派,建制派其实也有激化现象,通过在网上不断挑动社会矛盾吸引注意、捞取政治资本。作为民建联会务顾问的谭耀宗提醒,香港未来不能再只靠政治斗争运作下去,要在民生政策上拿出实质成绩,正如民建联现时也要求每位立法会议员提出具体的政策倡议、设立「贤路」人才库〝「任何阵营也会有人的言辞带有刺激性。如果有些人言论过火了,在社会、网上会被批评、受教训,总结经验。最重要的还是接纳不同意见,肯讲说理,不要流于谩骂。」 资料来源: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