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诉600多日治疗旅程 小虎Sir:伤痛让我更强

前年2019年国庆日被暴徒泼淋镪水,右手手臂及背肩位置严重灼伤,要大面积植皮的警员别号「小虎Sir」接受最新一期香港警队刊物《警声》专访细诉心路历程,他强调「伤痛让我变得更强」。小虎走过六百多天非一般的治疗旅程,至今仍继续为康复而奋斗。 六百多天的治疗旅程,日复日、月复月,已快将两年。「小虎Sir」称,「当我回想起2019年10月1日在屯门执勤的情况,我仍心有余悸。面对暴徒们使用镪酸,其手法极为残忍,若稍有差池,我面对的就不只是植皮这么简单。幸好,上天眷顾着执法者。更庆幸的是,警队再次给予我机会,让我分享荣耀背后所经历和面对的过程。」 雨天和夜晚都疼痛万分 「小虎Sir」认为,「受伤后的首个星期,我每天服用20多颗止痛药,然而药力有效时间只有一至两个小时。我不希望依赖药物,而挑战人类承受痛楚的极限亦是我的目标之一,所以从受伤后的第二个星期起,我已不再服用院方处方的止痛药物。」 「小虎Sir」又指,「为了治疗,我阔别了亲友、警队及家园,但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两年。这两年间,我与病房为伴,亦咨询了不同医学专家,但遭腐蚀性液体导致受伤的病例不多,所以医疗的方向也有限。只要有一丝希望的药物,不论外敷或内服,我都会尝试,至今已尝试了50多种药物,但每天早上,床垫和被单依然犹如案发现场,染上或深或浅的血液。」 雨天和夜晚,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因为深层神经组织总会活跃起来,让他感到疼痛万分。「小虎Sir」说,「小时候,我和母亲到街市买菜,看见鱼贩从水中拿起活生生的鱼,放在木板上拍打。鱼虽然受尽痛苦,但仍奋力挣扎。每当剧痛袭来,我就像鱼贩手上的鱼,在地上奋力挣扎。」 「小虎Sir」指,有幸于一年前在《警声》分享,并得到处长和各位长官的支持。时至今日,已跨过了无数难关,虽然人不在警队,但从没有忘记警察的身份,「无畏无惧」这形容词更是他的精神寄托。 治疗过程中得到国家、香港政府、警队和一众热心市民的支持,他深感荣幸。虽然他的右手和背部布满坏死的组织疤痕,亦要面对漫长的康复治疗和无法估计的痛楚,但他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作为一个警察,履行入职的承诺、背负执法的使命及实践「守城」的精神,期望早日归队,追回失去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