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刘淑仪指文化及制度已改变 公务员不可当作只是一份工 不爱国的人不加入政府更好

继昨日(19日)指政务官不接受签署宣誓声明的要求,「唔钟意做就唔好做」言论后,曾出任保安局局长的议员叶刘淑仪今早(20日)在一个电台节明中进一步指出,不接受爱国要求的人不加入政府更好,因为文化改变,公务员不可只是当作薪高粮准的一份工。 《施政报告》提出要检视公务员高层职位选拔聘任机制,要以「有能者居之」。身兼行政会议成员的叶刘淑仪指现时的公务员高层职位已经是「有能者居之」,特别是政务官,问题是在于现时的人才流失。 虽然本年度投考政务主任及行政主任的人数均下跌三成,她认仍算是有很多人竞争职位,形容仍是很多尖子投考,又指即使行政主任的成绩要求没有政务主任般高,但仍是要求不错的成绩。 她指以前做公务员的只求薪高粮准,无提及有使命感,现时既然政府要求宣誓,如果有人不接受也就罢了。她认为若有人因要宣誓而不报考公务员,反而是好事,又指日后的公务员文化会改变,公务员不再是薪高粮准的一份工作,一定要有服务国家和社会的使命。 她亦指现时很多人误解,要求公务员政治中立是不须爱国爱港,但这并不可能,特别是负责制定政策的高层公务员,一定要全心全力帮最高领导做事。 至于何谓的「政治中立」,她指西方民选国家的政治中立是指民选的部长、首相及总理等会转变,但公务员队伍就是服从当时的政府,当年港督彭定康亦有要求司长等官员协助推销政改。

郑雁雄:特区政府维护国家安全无关政治中立

《香港国安法》法律论坛今天(5日)举行。驻香港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在论坛上发表讲话。他指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是不能退让的底线,又表示,中央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决心,是最坚强的,意志是不可动摇不可撼动的。 郑雁雄说,国安法实施一年,成效有目共睹,是香港维护国家安全,保持繁荣稳定的定海神针。他又提出几点对于中央对香港国安法立法原意的体会。 郑雁雄说,第一,是「两个大局」的维度体会。他说,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两个大局,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密切相关的,对于中国复兴,当今世界心态复杂。他说,中国取得一系列成就,是制度性成果,是规律性可持续优势,大事不可逆转;西方联手打压,不会真正妨碍中国发展;他指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能搞霸权扩张,最大关切是香港不能颜色革命,台湾不能独立,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不能退让的底线。 第二是从一国两制维度,郑雁雄说,十九大报告把坚持一国两制方针确定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内容,这是执政党的最高规格固化一国两制的地位,一国两制宗旨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根本原则是始终坚持爱国者治港;根本底线是香港不得从事任何危害祖国安全的活动,不得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不得利用香港队内地进行渗透破坏活动。他说,这些都直指国家安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前途。 第三是从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维度。郑雁雄说,西方搞港版颜色革命,目的就是通过反中乱港势力捣乱,要么通过港独搞分裂,要么通过拦炒、黑暴搞垮香港,从而否定一国两制,进而迟滞甚至阻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必须防止、事关国家利益的全局性风险。 第四是从法治思想维度。他引述习近平说,坚持依法治港治澳,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要善于从法律层面考虑问题,推动完善有关法律规定,提高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法治化水平。郑雁雄说,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闹到「忍无可忍」,中央依然坚守法治精神不动摇,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建立健全维护香港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此后全国人大通过国安法,立法堵塞了香港国家安全不设防的安全漏洞,成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和长期繁荣稳定的治本之策;设立驻港国安公署和特区国安委两套机制,是立法与执法协同的法理需要,也是制度与执行、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辩证关系的体现。他说,这充分证明中央坚持依法治港,维护香港法治的决心、信心和苦心。 第五是从爱国者治港维度。郑雁雄指,管制权安全,是国家安全重要组成部分,政权出问题,是严重的国家安全失守,香港要确保管制权牢牢掌握在爱国者手中,才能更有效维护国家安全,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掌权治港。这个问题绝不可以所托非人。他说,放眼世界和历史,这是基本政治伦理。他说,爱国者治港,是对香港管治团队落实维护国家安全职责的最通俗表达,是高度自治与高度放心辩证关系的必然逻辑。 第六是从斗争哲学的维度。他说,香港2019年修理风波中,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面临严重威胁,香港根本利益面临严重破坏,这不是什么民主思潮、自治呼声、言论自由,而是彻头彻尾颠覆政权、侵犯主权。他又指,拦炒、黑暴等演化为毫无人道的反社会行为。他说,对此没有任何妥协怀柔可言,不可以抱任何幻想,不可以给任何可乘之机,唯有斗争、法办,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他表示,国安法立法原意是维护国家利益,有相当凌驾意义的特殊法律。中央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决心,是最坚强的,意志是不可动摇不可撼动的。他说,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实现由乱及治重大转折,充分证明中央决心、意志、良苦用心已经转化为强大法治威力,为护佑香港市民安全复制兜牢底线。任何人、势力想试探中央,甚至轻举妄动,只会自取其辱。 他说,对于国安法实施,中央有根本责任,特区有宪制责任,理解立法原意,严格依法执法司法,是共同责任,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履行职责和政治中立无关,与维护香港司法制度不矛盾,与维护香港法治精神、市场环境、公众利益完全一致,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借口在维护国安上不作为、乱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