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律政司反对黎智英聘洋大状抗辩 周浩鼎表示感谢袁国强为捍卫国安挺身而出

律政司早前就高院准黎智英聘洋大状抗辩上诉至终审法院,上诉申请今日上午(25日)在终审法院进行聆讯,听毕双方意见后,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常任法官李义、常任法官霍兆刚组成的上诉委员会宣布,将延至11月28日(星期一)下午4时颁下判决。立法会议员周浩鼎今日表示,向代表律政司的资深大律师袁国强点赞,感谢他为捍卫国家安全挺身而出,就黎智英聘Tim Owen一事在终院陈词,据理力争。 周浩鼎指出,特区政府有责任维护国家安全,今天黎智英聘海外律师处理如此严重的国家安全案件,究竟香港法庭会否过分偏重西方的人权主义,被公众认定为殖民文化,把中国的国家安全立法背景,国安法的重要概念抛诸脑后。这就是今天最重要的课题。

黄国瑛续任《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小组法官

政府今日(9月2日)宣布,行政长官按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建议,再度委任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黄国瑛担任《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第589章)(条例)下的小组法官,续任任期3年,由2022年9月4日起至2025年9月3日止。 行政长官李家超表示,感谢黄国瑛过去3年尽心处理执法机关根据条例提出的授权申请,并深信黄国瑛在续任后,会继续联同另外两位小组法官冯骅及潘兆童,运用专业知识和经验,确保条例所定的规管机制有效运作。 条例提供完备法定架构,规管执法机关所进行的截取通讯和秘密监察行动,以在维护社会治安和保障个人私隐权利之间取得平衡。根据条例,小组法官负责审批进行截取通讯和第1类监察的授权申请,以及器材取出手令的申请。

香港大律师公会:终审法院有能力维护香港法治及司法独立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韦彦德(Robert Reed)及副院长贺知义(Patrick Hodge)辞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大律师公会主席杜淦堃今日(31日)表示,事件在短期内无疑会对香港带来冲击,但相信终审法院会继续履行宪制责任,有能力维护法治及司法独立。希望公众及国际社会给予时间证明,暂时不要对事件妄下结论。 杜淦堃指出,两位大法官辞任前两周公会已收到有关消息,有向英国政府解释立场及进行游说,对于两人最终决定辞任深感遗憾,不相信二人辞职与政治压力无关。希望法治及司法独立等议题,不要被政治及外交等渗入讨论,公会未来不会放弃向本地或海外人士解说香港情况及立场,亦希望政治及外交事务议题远离司法。 香港律师会副会长汤文龙表示,对两人辞任表示遗憾,两人有违香港市民及法律界,对海外法官参与终院工作的广泛支持。 汤文龙指,两名英国法官辞任后,终审法院仍有4名本地及10名来自其他普通法地区的非常任法官会继续履行职务,相信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一定会根据《基本法》,考虑邀请任何普通法地区的法官,参与终审法院的审判。

林郑月娥:合理怀疑两终院非常任法官辞职涉政治考虑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韦彦德与副院长贺知义,昨日(30日)辞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特首林郑月娥今日(31日)在记者会上被多次问及相关事件,她指对两人辞任感到遗憾,但始终无法阻止他们辞职。 她又反驳指,法官参与香港司法机关的工作,并不等同要求他们支持行政机关,因此不明白韦彦德声明的说法根据何在。林郑月娥形容,英国政府政治凌驾司法的做法是“路人皆见”。 指贺知义于国安法实行后才接受港任命 林郑月娥指,昨晚特区政府已发出新闻公告,她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同样对两名法官的辞任感到遗憾。她补充,自己即使作为委任法官的人,都不能阻止别人辞职,所以只能无奈接受,而对于任何将法官辞任和国安法、市民行使人权自由拉上关系的行为,她表示强烈反对。 林郑提到,两名法官分别在2017年和2021年上任终院海外非常任法官,而《基本法》第二条写明香港有独立的司法权,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中英联合声明》没有关系。她指,《基本法》第82、85及88条对香港的司法独立、法官任命制度有详细的规定,重申这些法官一向独立进行审判,无受过任何干涉。 无要求法官支持特首 韦彦德在辞任声明中提到,与英国政府达成共识,法官“无法在不支持香港行政机关的情况之下,继续留任于香港”。林郑重点回应,指这些法官参与香港的司法工作,所支持、肯定的是香港的司法制度、司法机关、独立审判权,“不是要他们支持或认同香港的行政机关”,所以一向十分感谢他们来港参与审讯,支持香港司法独立,但从来没有要求他们行政机关或特首本人。 “所以有这个说法,我觉得很奇怪,‘如果不辞任会被视为认同肯定特区管治’,他们来香港是支持香港的司法独立,如果你看看誓言,从来拥护的都是《基本法》、效忠的是香港特区、服务的是香港市民。”林郑又引述终院另一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来自加拿大的麦嘉琳指出,参与本港司法制度与肯定行政机关的工作没有关系。 她亦留意到,其中一名昨日辞任的法官贺知义,是在国安法生效后半年才首次接受任命。“如果真的(国安法)那么有问题,怎么会实行了半年都接受任命呢?” 称有理由事件涉政治考虑 林郑又指,过去十多小时见到很多其他社会人士回应,大家都认为事件离不开背后有政治动机、政治压力和政治操控,“我有理由相信,合理怀疑这次事件是有政治考虑在背后”。她指昨日两名法官辞任的同一天,英国下议院正好辩论此议题;英国政府表态,不会继续支持在任法官出任香港终院非常任法官;紧接英国外交部回应指香港情况到了“临界点”;同日中午英国首相都发声;最新亦收到通知,英国外交部稍后会向国会提交“所谓”香港问题半年报告。 她指,从这一连串事件“很难令人不怀疑,整件事是个政治铺排的事件。明显有行政机关、政客,想凌驾司法机关,这个现象是路人皆见的”。林郑认为,英国政府用这种手段“破坏一个很独立的司法系统”,觉得十分可惜和不安,不过她和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的意见一样,深信香港法治的基础稳固,每一位法官都会一如以往,不受政治操弄抹黑,依照誓言维护法治,主持正义。 香港国安法卓有成效毋须修订 至于日后会否委任新的非常任法官填补,林郑指法官不像公务员编制,没有数目规定,主要视乎司法机关按需要而定,她作为行政长官,会按终院首席法官的意见,以及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建议作任命决定。 被问到国安法是否有中期检讨、与时并进的需要,林郑指国安法是全国性法律,经人大常委会通过,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直接实施,即使修订都是全国性层面的事件,而目前看不到有什么需要修订,因为国安法实行下来“卓有成效”,特区政府会继续贯彻落实,保障国家安全。

美方借口所谓人权问题对中国官员实施签证限制,汪文斌:中方对等反制

31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在香港任职的英籍法官辞任进行提问。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对英方施压香港特区终审法院英籍非常任法官辞任,并借机诋毁香港国安法,干涉中国内政,中方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汪文斌称,香港国安法打击的是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保护的是广大香港市民和外国在港公民的各项合法权利和自由。香港国安法实施近两年来,香港法治得到切实完善和更好保障,香港法治指数继续在全球名列前茅,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的信心进一步增强,这是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 “英方的攻击指责完全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英方打着维护香港法治的旗号,悍然以政治手法干预和破坏香港司法,这一行径与法治精神背道而驰,是对法律制度的亵渎,充分暴露出英方的伪善面目和双重标准,遭到香港社会各界包括司法法律界的普遍反对和谴责。”汪文斌说,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的法治将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轨道上继续得到巩固和完善。个别外籍法官的离任,个别国家的抹黑,对此不会有丝毫影响。 汪文斌表示,英方无论是打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牌,还是打英籍法官牌,都阻挡不了香港由乱及治,由治及兴的大势,也动摇不了中方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捍卫国家安全,维护香港法治的决心。我们奉劝英方立即停止拙劣的政治表演,立即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他强调,任何扰乱香港法治秩序,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图谋,都将注定以失败告终。

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贺辅明延任3年

行政长官今日(29日)接纳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建议,将终审法院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非常任法官贺辅明的任期,由2022年1月12日起,延续3年。 《香港终审法院条例》规定设有一份非常任香港法官及一份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法官的名单。非常任法官的任期为3年,而行政长官可根据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建议,将非常任法官的任期延续一次或一次以上,每次续期为3年。 根据资料,贺辅明于1934年在南非出生。他曾在开普敦大学及牛津大学皇后学院(The Queen's College, Oxford)就读。他于1964年在英国格雷律师学院取得大律师资格,并于1977年获委任为御用大律师。于1980年至1985年期间,贺辅明出任泽西岛及格恩西岛的上诉法庭法官,又于1985年至1992年期间出任英国高等法院大法官法庭法官(Judge of the High Court of Justice, Chancery Division)。他于1992年获委任为上诉法院常任法官,并于1995年获委任为上诉法院常任高级法官。至1998年贺辅明成为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并于2014年获颁授金紫荆星章。

言语治疗师总工会秘书被拒保释 终院:与危害国安相关须更严格

警方国安处今年7月拘捕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的正副主席及3名成员,指5人涉嫌发布刊物,意图引起年幼孩童对特区政府及香港司法的憎恨、煽惑使用暴力及怂使不守法,被控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复制煽动刊物罪,均须还押候讯。工会秘书伍巧怡早前向高院原讼庭申请保释被拒,她上周到终审法院申请上诉许可同样被拒。终院今(14日)颁下判词解释裁决理由指,如案件与危害国家安全相关,即使并非以国安法控告,严格保释框架亦适用。 据判词指,虽然本案属《刑事罪行条例》下的控罪,但是保障国家安全方面不能单靠《港区国安法》,要与香港其他有效法律互相弥补。国安法现时没有直接提及叛国、煽动等罪行,需以刑事罪行条例等处理。根据黎智英涉违国安法申保释被拒的终院案例,案件涉及煽动行为时,考虑到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应以严格保释框架来考虑是否批准保释。将国安法条文与《基本法》23条一并解读,终院认为本案的煽动罪属危害国安行为,故应以严格框架考虑保释,因此最终拒绝伍的保释申请。 本案申请人伍巧怡(28岁)连同工会主席黎雯龄(25岁)、副主席杨逸意(27岁)、司库陈源森(25岁)及理事方梓皓(26岁),同被控违反《刑事罪行条例》下的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复制煽动刊物罪。控罪指他们于2020年6月4日至2021年7月22日,在香港一同串谋和与黄凯晴及其他人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复制煽动刊物,包括3本名为《羊村守卫者》、《羊村十二勇士》《羊村清道夫》的书,具意图引起对香港特区政府及香港司法的憎恨或藐视、或激起对上述两者离叛,及煽惑他人使用暴力,及怂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从合法命令。

暴动案「伙同犯罪」争议终审法院今裁决

前年7月28日暴动罪脱夫妇中的汤伟雄以及2016年旺角暴动罪成判囚7年的被告卢建民,2案早前终极上诉至终审法院,争议暴动及非法集结罪中「伙同犯罪」原则是否适用等,裁决或影响日后2罪定罪门槛,影响数以百计暴动案件裁决,案件今日(4日)早将于终审法院公布判决。 案件争议包括是否须证明暴动群众为「共同目的」而聚集,以及暴动和非法集结罪中「伙同犯罪」原则是否适用等,由首席法官张举能、常任法官李义、霍兆刚、林文瀚及非常任岑耀信勋爵共同审理。 律政司一方代表署理副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指近年犯案集结非常流动,参与者较以前更富经验,有首脑有把风有物资补给,参与者之间自发地建立共识,事前在网上或Telegram等达成协议,如不套用「伙同犯罪」原则,则会使相关法例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