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骅:法律界要珍惜中央的照顾及支持

香港律师会将于下周举行周年大会,并会改选五名理事,外界尤为关注近年香港大律师公会及香港律师会部分成员「政治化」的问题,甚至担心市民的法治观会受到影响。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接受点新闻专访时表示,香港两个法律专业团体在香港历史近百年或超过百年,一直以来代表法律界与香港政府、中央人民政府等沟通,都是重要的桥梁,为业界谋福祉、拓展业界业务;但如果业界代表做不好本分,不做好作为律师、律师团体所应该做的事时,因而影响到整个香港的发展,她认为是不值得。 中央对港十分支持业界代表不要出现反中乱港思维 郑若骅指出,她最近刚完成北京的行程,清晰看到中央对香港十分支持、关顾,打动了她们整团人的心,「(中央)好支持我们法治发展,更重要是好支持我们继续以普通法的支撑下,继续『一国两制』的『两制』里面的资本主义制度,讯息好清晰」。对于最近争取到关于法律界的特别措施,郑若骅希望法律界要珍惜,明言这些机会不容易争取的,要珍惜中央对本港业界的特别照顾及支持,这是十分难得。 提到业界组织或代表,郑若骅明言,法律界当然是有其代表,不可能众多律师一起见相关部问或政府代表,「法律界团体去做时,一定要保持沟通,需要很专业,能够发表到业界声音,真真正正可以为业界继续争取、探讨这些机遇」。郑若骅又提到近期业界参与的大湾区考试,表示如果香港法律界能在大湾区执业,对香港法律界的发展是无可限量,因为大湾区发展有很多机遇。 郑若骅又提到,她希望法律业界知道应该要怎样走未来的路,如何保持香港优势之余,亦继续令中央对业界有信任,「我们成日讲『一国两制』,这一点好重要,如果我们的『一国』把持得好,不要有反中乱港的思维在我们的代表那里出现的话,我们的『两制』就好稳,而我非常有信心『两制』就是普通法制度下的『两制』」。 言论自由非绝对宣扬恐怖主义违国安法 另外,郑若骅亦被问到关于「违法达义」、美化恐怖主义的问题。郑若骅指出,首先不要再当「违法达义」属于法治,这是错误的歪理,并强调她本人说过很多次,有人提到恐怖主义是否可以「照讲」,但言论自由不是绝对,「一定要在正常范围之下发表我们的言论,如果你去宣扬它(恐怖主义),我们香港国安法第27条,写了这是不可接受;我不可以具体讲任何案件,不过,我们去看看其他的地方,亦都有类似条文,是限制宣扬恐怖主义的,譬如英国有、法国有,甚至欧盟都有类似、相关的条例」。郑若骅重申,这其实代表大家要维护法治,要尊重言论自由之时,亦要顾及社会整体的安稳及安定。 资料来源:点新闻

郑若骅:针对政权发动袭击不属恐怖主义论调太荒谬

7月1日铜锣湾发生刺警事件。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传媒撰文,指出有关行为属于恐怖主义行为。她说,《国安法》明文禁止「宣扬恐怖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罪」,有关罪行并不构成侵犯言论自由,又引用欧洲、英国及法国的反恐法例和案例指出,任何人公开为具体或不具体的恐怖主义行为辩解,即属犯罪,而为恐怖主义行为辩解包括对有关行为作出正面评价、合理化、或颂扬美化有关行为,而为犯案者辩解亦可被视为恐怖主义行为辩解。 郑若骅表示,有言论指「针对平民发动的袭击才属于恐怖主义,若针对的是政权、代表政权的政府机构或执法人员,便不属于恐怖主义」,她指这种看法明显是荒谬,而且欠缺法理基础。 郑若骅表示,《国安法》没有界定何谓恐怖主义,但她引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一五六六(二○○四)号决议,指出「以在公众或某一群体或某些个人中引起恐慌、恫吓人民或逼使政府或国际组织采取或不采取行动为宗旨,意图造成死亡或严重身体伤害、或劫持人质的犯罪行为,包括针对平民的此种行为,均为有关恐怖主义的国际公约和议定书范围内界定的犯法行为,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出于政治、哲学、意识形态、种族、族裔、宗教上的考虑或其他类似性质的考虑而视为正当行为,并吁请各国防止此类行为发生,如果未能加以防止,则确保按其严重性质予以惩罚」。 她指,恐怖主义的主要特征是通过严重的暴力、破坏或其他严重危害公众安全的行为,胁逼政府或威吓公众,以图实现政治或其他主张;《国安法》第二十四条「恐怖活动罪」的定义反映了这些主要特征。 郑若骅又表示,《国安法》第三章第三节订立各项恐怖活动相关罪行,包括第二十七条「宣扬恐怖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罪」。对于何谓「宣扬」,她引用内地学者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读本》 提出以下理解:「根据《香港国安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宣扬恐怖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也构成独立的犯罪,这里所说的『宣扬』是指为恐怖主义理论和实践进行宣传、辩护或者颂扬的行为,在『宣扬恐怖主义』问题上,任何人不得以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报道自由等理由,对恐怖主义活动及其信念或理论进行鼓吹或者辩解,不得为危害公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公共秩序的『揽炒』口号和主张进行宣传或者喝采。」 郑若骅指出,禁止宣扬或鼓吹恐怖主义,包括任何为恐怖主义理论和实践进行宣传、辩解或者颂扬美化的行为,常见于各国的反恐法例。她列举欧洲议会及欧盟理事会的决议、英国《二○○六年恐怖主义法案》以及法国《刑法典》的条文,当中法国有「宽恕恐怖主义罪」,规定任何人公开为具体或不具体的恐怖主义行为辩解,即属犯罪,可判处五年监禁。 她引用九一一事件后一个案例,一名漫画家在美国「九一一」恐怖袭击发生两天后,在周刊上发布一幅戏仿有关事件的卡通,并附有含嘲讽意味的文字(意指有关事件是梦境成真),该漫画家被法国当局控以「宽恕恐怖主义罪」,并被法国法庭定罪,该漫画家以言论自由上诉至欧洲人权法院亦不成功。 郑若骅期望市民对恐怖活动及宣扬恐怖主义的言行有所警惕,并减低这些言行对市民,尤其是年轻人造成的负面影响。